网约车的保险理赔面临哪些难题

  

网约车的保险理赔面临哪些难题

不少私家车车主选择成为网约车司机后,因车辆性质发生改变,事故发生后,车主与保险公司往往就理赔问题发生争议

  随着网约车身份的合法化,越来越多私家车车主选择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利用闲暇时间赚起了外快。那么,私家车“变身”网约车,一旦发生交通事故,能否进行保险理赔?车主应该承担的义务和风险会发生哪些改变?车主又该采取哪些措施规避风险?6月19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召开新闻通报会,对涉网约车交通事故保险纠纷中的常见问题进行释法说理。

  商业险理赔遭拒

  王某在北京经营一家生活会馆,他在注册滴滴后,多次在夜间从事滴滴快车业务。

  2018年8月20日23时42分,王某在完成当日最后一笔订单后,于次日0时35分与一辆小客车发生追尾,造成两车不同程度损伤。王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受损车辆分别花去修理费40930元和11830元,均由王某支付。

  事故发生前,王某在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险”),该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事故发生后,王某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保险公司仅在交强险项下理赔了2000元,对于其他损失,保险公司以被保险车辆的使用性质发生改变导致危险程度增加为由在商业险项下拒赔。

  王某认为,事故发生时被保险车辆未处于营运状态,保险公司拒赔理由不成立,诉至法院,要求保险公司承担维修费和案件诉讼费。

  “目前的法律法规并没有对私家车与营运车辆作出定义,我与保险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中也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投保时,我咨询过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保险公司拒赔依据的保险条款系格式条款,投保时,保险公司未就格式条款的相关内容对我进行提示,也没有向我提供纸质合同,未尽到明示告知义务。因此,保险公司拒赔违背诚实信用以及提醒原则,也不符合法律规定。”王某在庭审时说。

  保险公司答辩称,王某投保的情况和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属实。交通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经过调查,发现王某改变了被投保车辆的使用性质且未向保险公司履行告知义务。王某违反了保险法规定以及保险合同约定。

  西城区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从事滴滴快车业务,发生了改变被保险车辆使用性质的事实,已经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且事故的发生与被保险车辆危险程度的增加有关。而王某的车辆在案涉交通事故发生时是否处于营运状态,不影响对已发生事实的认定。此外,王某在保险期间内改变被保险车辆使用性质未向保险公司履行法定的通知义务,保险公司以《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的相关合同约定条款拒绝在商业险项下赔付保险金,于法有据。故判决驳回王某的诉讼请求。

  目前,该案判决尚未生效。

  网约车保险理赔纠纷并非孤例

  记者梳理发现,因网约车引发的保险理赔纠纷不在少数。很多私家车车主事先为车辆购买了商业险,有的买的还是全险,一些私家车车主也会在注册成为网约车后接单,发生事故后会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但由于双方的认识存在分歧,往往由此引发纠纷。

  据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金融街法庭副庭长甘琳介绍,2019年以来,金融街法庭已受理了8起涉网约车交通事故保险纠纷案件,均为已投保商业险的网约车车主在保险理赔遭拒后起诉保险公司的保险纠纷案件。在已作出裁判的5个案件中,涉及快车4件、顺风车1件,法院驳回车主诉讼请求4件、支持车主诉讼请求1件。

  “总体来看,虽然涉网约车交通事故保险纠纷的案件绝对数量不多,但由于大量网约车原为自然人拥有的非营运车辆,即通常所说的私家车,对于私家车转为网约车后发生保险纠纷的处理规则,网约车车主、保险公司、网约车平台等各方主体均缺乏足够认识,一旦出现事故需要保险理赔,各方因认知不同导致法律纠纷的风险较高。”甘琳说。

  已经给车辆投保商业险,为什么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却难以获得商业险赔偿?对此,甘琳指出,这其中,有网约车车主保险知识不足的原因。“不少车主在投保时错误地认为,网约车不同于出租车,其性质属于家庭自用车辆而不属于营运车辆,往往按照家庭自用车辆购买保险并交纳保费。此外,已经按照家庭自用车辆投保后又从事网约车业务的私家车车主,大多不知道、不清楚需要主动将该情况告知保险公司,从而变更相应的险种或增加保费。”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